网站首页 服装新闻 流行风尚 流行时尚 美容塑身 服装品牌 时尚品牌 纺织新闻 纺织报刊 品牌服装 服装企业
流行 搭配 秀场
饰品 品牌 设计师
模特 代言 明星
彩妆 秀发 护肤
塑身 香氛 健康
星闻 情感 家居
旅游 理财 星座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时尚频道 -> 新闻内容
恶夫纠缠 我和情人远走天涯
纺织服装资讯网  [2007-10-16]

 

  题记:九月初的成都开始变得微凉,从温暖的房间走出,习习的轻风拂面而过,不免让人打个冷颤。在相约的茶楼里,张融向记者讲述了她的情感故事:如魔影般纠缠的丈夫,和自己相知相伴的情人,还有那仿佛陌生人的女儿……一切都让她心事重重,始终笼罩在一层阴影之下。

  草率婚姻 遭遇重男轻女的丈夫

  (本网记者 张舒)张融的话语没有刻意的修辞,她的打扮也干净朴素。虽然都说农村女人容易出老,但张融是个例外。

  “我的娘家在四川北部山区的一个偏远村落……”张融有些害羞地笑笑,“那里条件相当艰苦,全社没有一分水田,吃米都是一种奢侈。村里快40岁的光棍汉一大串,本村的姑娘没一个人愿意留在穷山沟里,更没有哪个外地姑娘愿意嫁到我们这穷乡僻壤来。这种环境是城里人没有办法想像的,可幸运的是我父母没有重男轻女的思想,他们很疼爱我,没有让我过早地辍学去城里打工,坚持让我读完高中。我的学历在我们那儿的女孩中算相当不错的。在20岁那年,父母决定给我找个婆家,在媒人的介绍下,我认识了我的丈夫田林。”

  田林的家在铁路沿线,条件还不错,加之他长得眉清目秀,不像村里那些五大三粗的汉子,看起来也还挺顺眼。张融当时一心想走出穷山沟,让父母能沾光过上好日子,举家齐乐,所以没多加考虑,也没有仔细了解田林的为人,便同意了这门亲事。恋爱了仅仅两个多月,就草率地和田林举行了婚礼。

  “实话说,婚后的一两年时光还算幸福。丈夫也勤快,对我挺不错,家里的重活儿几乎都没有让我没摸过。特别是我怀上孩子的那段时间,他既不让我下地干农活,也不让我做家务活,里里外外都是自己一个人操心,人都黑瘦了一大圈。倒是我,在他的细心呵护下,长得白白胖胖。我当时真是暗暗欣喜,这辈子能找到田林这样一个体贴的丈夫,我实在是太幸运了。”说到这里,张融脸上蒙上一层幸福的光辉,让人看着也觉得温暖。

  “但我万万没有想到,就在我生了女儿田莉莉后,那所谓的幸福生活就从此离我远去。”张融告诉记者,女儿出生之后,家里的经济骤然紧张起来,生活的压力也一天比一天大,加之没有如愿得到儿子,田林以前时常挂在脸上的温和笑容也不见了,整天绷着个脸,不说一句话,要么就是憨憨地坐在门槛上沉思。

  那时村里有不少年轻人开始外出打工挣钱,回村后便给家里添置了家具,改建了房屋。张融起初以为田林是看别人都富起来了心里着急,就好意地劝他说,等女儿再大点就可以交给爸妈管了,之后便和田林一起去城里打工,他们两人有文化有体力,不怕找不到好工作,过不了好日子。

    “谁知田林在听了我的话后,恶狠狠地回答我,他无所谓,穷也好、富也好,只要我有本事给他生个儿子,他就够了。现在没钱交罚款生不了儿子,他叫我就别东想西想折腾他了。他的这几句没心没肺的话,把我气得哭了好几场。我真是没想到他是在为这事生闷气,但我那时也真是深受农村那种生儿子观念的束缚,还自觉理亏,觉得的确是我的错,被田林埋怨也是我该的,唉……就是这种思想作祟,我才一而再、再而三地原谅他,包容他。”

  虽然那次吵架让张融伤透了心,但张融仍然自我安慰,希望随着时间流逝,田林会逐渐转变思想。殊不知,从那天以后,田林不仅对张融和女儿更加冷淡,还不再勤快,有事没事就跑到邻居家吹牛、聊天、发牢骚。回到家中,不是长嘘短叹,就是倒头便睡,更让张融寒心的是,田林的脾气变得越来越坏,饭菜稍不合口,家俱摆放稍不整齐,他都要借机大发雷霆。对女儿更是不闻不问,饿了病了,他都像没事人一样。记得有一次,才2岁多的女儿不小心砸碎了一个玻璃杯,田林二话没说,顺手就是一巴掌,女儿那稚嫩的脸上顿时落下5个清晰的巴掌印。莉莉大声哭喊妈妈,张融又心疼又心急,和田林吵起来,自己也饱受一顿拳脚相加。

  “那次可是结婚以来我和田林第一次激烈地干架,之后我带着满身青红的伤痕,拉着女儿负气回了娘家。本以为田林冷静下来会来找我们母女,可3天过去,居然没有一点音信,倒是我放心不下家里,拖着女儿又赶回去。那时,家里已是乱得不成样子了,猪和牛在圈里饿得打转转,他却和几个年轻小伙子打扑克打得昏天黑地,看见我连理都不理。我的心顿时凉了半截。从那以后,我们之间的争吵便成了家常便饭。他的脾气愈来愈大,心情一不好或是在外喝酒醉了回来,就拿我和女儿出气。有好几次他打得我都下不了床,女儿饿得哭了几天,嗓子都哭哑了,他都没理过。隔壁的大妈实在看不过去了,把莉莉带到她那里住了几天。”说到这里,张融的眼泪再也抑止不住唰唰流下,想着自己和女儿当年受的委屈,她根本无法平静,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无形枷锁 逼我远走遇上有心人

  为了女儿,为了家庭,张融咬牙忍下了田林的种种恶劣行径。1995年春的一天,她趁田林心情愉悦,再次提起外出打工的建议,她柔声告诉田林,现在村里的劳动力都在外出打工挣钱,与其一辈子种田,不如出去闯闯,家里有她就足够了,等到田林打几年工回来,一家人也可以改善一下生活条件。

  “听了我的话,田林恶狠狠地盯住我半天,然后不屑地回答,人家是人家,他是他,说我就想把他逼出去吃苦,不安好心,想等他出去后自己偷男人,给他带绿帽子。在乡下,女人的贞洁声誉是最重要的,他这样诋毁我,真是让我心寒。看着田林整天游手好闲的样子,我的眼泪只有往肚子里流。知道我管不住他,田林更是肆无忌惮惹是生非,还逐渐染上了赌博的恶习。”

  在得知田林赌博的事实后,张融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当时家里经济紧张得连给孩子买几袋糖的余钱都没有,田林居然舍得去赌!张融本来就患有神经性偏头疼,这一刺激,让她头疼欲裂,话都说不出来。等到田林晚饭时间摇摇摆摆回家后,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的张融心平气和地与田林对质。但田林却百般耍赖,一口否定。等到张融把人证物证都拿出来了,田林竟然恼羞成怒地破口大骂,毫无悔改之意。

  “我真的没有精力和他扯,也懒得和他扯,反正后来我把钱管得紧了。有天晚上,他在我面前吭哧了半天,说自己想好了要外出打工挣钱,可没路费。我一听这话,立马找到娘家人,好不容易东拼西借凑足了900元钱拿给他,让他和村里几个人一起去了深圳。可没过两个月,田林居然跑回来了,说那边工作不好找,又说天气简直不能适应,至于钱,早就花光得一分不剩。我天真地相信了他。后来我才知道,田林一到深圳,就和同行的几个人打牌赌博,把钱给输光了,还欠了别人几百元。我忍无可忍和他又一次大吵起来,田林说不过我,狠狠打了我几耳光,我的心再一次凉到极点。”张融告诉记者,在那几年里,田林多次用欺骗手段拿走家里几千元钱,还欠帐近万元。“回想结婚这么多年,我家的房子是全村最差的,女儿穿的是全村最烂的,还要整天面对田林凶神恶刹的样子,我就头疼加心疼。我再也无法忍受这个摇摇欲坠的家了,2000年春天,带着伤心和绝望,我在没有告知田林的情况下,决定独自南下到广州打工。”

  初次来到广州,张融人地生疏,那里的消费对于她来说可谓高得惊人。没有熟人介绍要找工作相当困难,没过一周,她带出来的500块钱就用得差不多了。没有地方住,整个人陷入了困境,几乎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可就在张融差点饿倒在街头的时候,来自重庆的一个小伙子解救了她,他看到了卷缩在废弃工棚的张融,了解了张融的处境后,带着她去了一家饭馆,饱饱地吃了一顿热饭菜。

  “他叫孔亮,听了我的遭遇后非常同情。孔亮告诉我,他来广州打工已经5年了,比我熟悉地方,也比我有经验,以后有困难可以尽管去找他。随后几天,他到处托关系为我联系工作。在费了很大周折后,好不容易帮我联系了一份月工资1000的工作,我在深圳终于可以安顿下来了。当我问他,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时,他笑着告诉我,在外谁没有遇难题的时候,他相信如果当时蜷缩在工棚的是他,我也会这样做的。真的,孔亮的几句话暖到了我的心头,让我感动不已。

  后来,两人开始频繁接触起来。孔亮很细心,他知道张融在广州没有朋友,所以不管收工后多累,总会陪着张融一起去逛逛街,吃吃饭,时常给张融买些小玩意儿。张融也深知孔亮对自己的好,每逢周末,总来到孔亮的住处为他洗补衣服。通过摆谈,张融逐渐了解到,孔亮的老家也在一个相当贫穷的地方,6年前,他的妻子因为实在耐不住贫寒,抛家而去。

  “同是天涯沦落人,我和孔亮的心逐渐靠拢在一起,他对我的体贴超出我的想象,和他在一起,我真切地感觉到爱情的美好。他的肩膀坚实可靠,我能从中体会到久违的爱意。我们像两团烈火,温暖着彼此沉寂已久的心灵,我们真的相知相爱,相逢很晚。”张融低下头笑笑,她说她不太会说一些表达爱情的词句,反正她能和孔亮在一起,就是这一生最大的幸福,这同时也坚定了她要结束与田林婚姻的决心。

  恶夫纠缠 我和情人远走天涯

  2001年春节,张融享受着和孔亮的甜蜜时光,决定不回四川老家过年。可能是听到广州打工老乡带回去的风言风语,田林得知张融和孔亮在一起的流言,春节刚过就撵到广州来,通过老乡找到了张融的住址,非要拉张融回老家。

  “我连看都不想看到他,当然不可能跟他回去。已经被赌博迷了心窍的田林一副鱼死网破的样子。见我软硬不吃,竟然当着外人的面对我破口大骂,说我是不要脸的女人,急着和他离婚,就是因为外边有了男人,还奚落我在广州风光快活,让他在家里受苦受累,替我养女儿。见我不搭理他,他越说越激动,捡起地上一把铁锨,居然想要打我,幸好被老乡拉开拖走了。”张融黯然叹口气:“随后几天,田林就像疯子一样,到处扬言要找到孔亮,和孔亮同归于尽。孔亮也知道田林来了,他一个大小伙子也是有脾气的,非要见见田林不可,说要让这个蛮不讲理的人懂得什么叫道理。我是这头也压不平,那头也说不好,为了不把事情扩大,只得找到老乡帮忙,在同乡的劝说下,田林最后悻悻然地返回了四川。临走还不忘丢下一句恶狠狠的话,说要离婚,门都没有,大不了他和我鱼死网破,还叫嚣着过几天还会来广州找我算帐。”

  果不其然,没过两个月,恶习不改的田林居然再次来到了广州,这次说什么也不回去了,也要在广州找个工作。他每天死皮赖脸地要求张融给他找工作,说要不然就得拿钱给他花。

  对于田林的非分要求,张融已不再是当年软弱无助的可怜女人,她断然拒绝了田林,说什么也不答应。于是穷急了的田林,开始用最恶毒的语言来侮辱、呵斥、打骂张融,并将张融屋里的东西全部摔得粉粹。“他毕竟是我的合法丈夫,我没有办法找来孔亮为自己撑腰,为了躲脱田林的纠缠,我说服孔亮去了另外一座城市打工。谁知没过多久,不知从那里晓得我行踪的田林,居然又一次找到了我们,还和孔亮打了一架,差点把110都给惊动了。随后的几个月,我们只能不停地搬来搬去,连我父母都没告诉地址,才终于躲脱了田林噩梦般的纠缠,他也没钱继续跟踪打听我们,只有没趣地回到了老家。”

  今年春节,张融终于难忍对父母和女儿的思念之情,悄悄地回到了娘家,托父母编了个谎,把女儿莉莉偷偷带到了娘家。女儿长高了,但却比原来黑瘦很多,一副沉默寡言的样子,总是用一种冷漠的眼神看人,就是见了张融,也不肯多叫一声妈,让张融和她爷爷奶奶伤心不已。

  “听我妈说,自从我走后,田林把所有的怨气全部发泄到女儿身上。我寄回来给女儿读小学的钱,他一分都没有用在女儿身上,每天都去赌博,几乎把家里稍微值钱的东西全卖光了。莉莉读书的钱还是我娘家这边给付的。田林虽然不管女儿,但也不准我爸妈把莉莉带走,他就是要从精神上折磨我,他要用莉莉来报复我。甚至田林输慌了,几次三番跑到我娘家无理取闹,逼迫我年迈的父母把我给找回来,还威胁两位老人说,我一天不回去,他一天不会让我全家好过,我父母怕我回来更受委屈,情愿默默忍受田林的威胁,从来都没对我讲过半句。”张融不停地用纸巾擦拭着自己的双眼,想到自己年迈的父母,辛苦一生,晚年还要遭受女婿的百般欺负,张融悲愤难平。

  不仅如此,更让张融愤恨的是,田林不好好检讨自己,反而无中生有四处造谣,说他过去在外打工挣了几万块钱,全被张融私藏了起来。现在他病重了,张融不仅不拿出一分钱来给他治病,反倒嫌他是个累赘,在外面勾搭了情夫,准备抛弃他。一些不明就里的乡亲信以为真,怂恿田林到法院去告我,流言四起,让张融的家人和女儿备受指责。

  后记:“我没学过什么法律知识,所以不知道田林要去法院告我什么?怎么告?但这些对于我来说,真的已经无所谓了,我现在不愿回想曾经的日子,更不敢想象回到从前那个家中,我只想早日结束这段痛苦的婚姻。”张融告诉记者,她想把女儿莉莉带到广州那边去,把莉莉一个人再留在家里,张融实在不忍心。“毕竟现在我也基本上熟悉那边的环境,而且孔亮也很支持我,他表示一定会把我女儿当成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看待,我们计划在那边给她找个学校读书,一家人重新过上宁静安稳的日子。”(文中人名系化名)

  点评嘉宾:梦非(四川电台经济频率夜航船主持人、性龙门客栈大当家)

  从张融和田林的婚姻中,我终于知道了贫贱夫妻百事哀的深刻含义。由于经济拮据,张融失去了重新选择生活的自由。在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从一而终的传统美德的背后,我发现了道德的污点,坚贞不是出于本能和信仰,更可能出于无奈和屈从。

  妻子张融自不必说,原本摆脱死去的婚姻和糟糕的现实,是人的本性追求。但丈夫田林的纠缠,不是因为爱,而是生活弱者困苦挣扎,想找到一根救命稻草,并把救命稻草一起拖到水底淹死,来求得一点心灵安慰。面对弱者(哪怕他变成流氓无赖),很多时候道德的批判来得是那么苍白无力?象基督曾面对拿着石头,要砸死犯通奸罪的妇人的人群说:你们那里谁没有罪?就可以砸死她。结果人们纷纷做鸟兽散去。那么,换到张融身上,谁又有资格手执道德的利剑,去刺向一个饱受家庭暴力的女性?!

 

  新闻来源:中国西部网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 纺织服装资讯网 2005-2006 沪ICP备06028258号 沪公网安备310107020031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