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纺织资讯 服装资讯 时尚趋势 纺服活动 服装新闻 流行风尚 流行时尚 美容塑身 服装品牌 时尚品牌 纺织新闻 纺织报刊 品牌服装 服装企业
服装要闻 国际资讯
品牌动态 企业动态
女装信息 男装信息
内衣时尚 鞋业信息
童装资讯 皮革资讯
服装机械 服装面料
服装辅料 政策法规
服装科技 行业分析
服装数据 服装营销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服装新闻 -> 新闻内容
小额贷款公司试点 未能触及浙江服企痛处
纺织服装资讯网  [2008-9-9]


    在中小企业普遍遭遇融资难的困境下,浙江省决定将民间借贷合法化,在全省范围内率先启动小额贷款公司试点。所谓小额贷款公司,是指在本省境内依法设立的不吸收公众存款、经营小额贷款业务的内资有限责任公司或内资股份有限公司。这是国内首次由省份公开提出试点民间金融合法化。
  
    截至记者发稿时,温州服装商会向记者证实,在温州等地已有小额贷款公司拿到牌照,预计10月份开始营业。人们最为关心的是,小额贷款公司是否会给去年以来一直处于“寒冬”中的中小服企带来一线希望?

    行业:主要问题不在资金
  
    根据规定,小额贷款公司的注册资金上限是2亿元。专家认为,小额贷款公司虽然在一定程度上能够缓解企业资金紧张问题,但作为民间资本集聚的一种形式,小额贷款公司的资金量有限。

    “能从中受益的企业范围不会太广。”浙江省服装行业协会秘书长韩礼成说。由于投资小额贷款公司的企业都属于当地具有影响力的实力型企业,老板对本地企业的状况掌握得非常清楚。“相当一部分非常需要资金但基础薄弱的企业,由于风险比较大,小额贷款公司显然不会轻易将资金贷给他们。”
  
    实际上,“目前浙江服装企业面临的最大、最主要的问题不是资金问题,而是由人民币升值、劳动力成本增加、原材料价格上涨等引起的生产成本上涨。”韩礼成坚持认为,目前浙江服企最大的压力来自成本。“尤其是新劳动合同法的实施给企业带来了巨大压力。”2007年浙江省服装行业工人工资是平均每人每年18000元,另外加上每人每年5400元的社会保险,对于一个利润水平不高的服企来说,根本“承受不了”。虽然资金短缺,但是企业不可能去贷款来支付工人工资,那只有亏本一条路。
  
    宁波服装行业协会秘书长张晓峰同样认为,对于浙江服装企业来说,小额贷款公司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他表示,一个新生事物的诞生总是有多方利益的介入,目前还很难说小额贷款公司对中小服装企业到底会起到多大的效果,这要看多方利益博弈的结果。
  
    近期,浙江省决定今年将财政拨款6500万元,用于“中小企业贷款担保风险补偿”,其中省级财政按照新增贷款的2.5‰贴息给担保机构,地方财政也配套等量资金。“政府是希望通过政策的出台来帮助中小企业走出困境。”张晓峰说,“但从行业角度来讲,要理性对待,期望值不能过高,不是所有的中小服企都能从中受益。”  
  
    企业:“静观”与“闯关”
  
    尽管关于试点成立小额贷款公司的决定已经下发近两个月,但温州多数中小服企对此却并不是非常清楚。温州作为此次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重点区域,一共分配到了16个名额。
  
    温州市服装商会会长助理陈琦翔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目前情况还不明朗的情况下,多数企业选择静观其变,等待后续政策的出台。宁波的纺织服装企业对小额贷款公司的态度也都保持着几分含糊和小心翼翼。
  
    麻先生是温州一家服装贴牌企业的老板,尽管他的企业迫切需要周转资金来投入生产,但因为“小额贷款利率过高”问题,他对小额贷款“兴趣并不大”。相比较于“地下钱庄”,小额贷款的利率仅仅低0.02——0.03个百分点。麻先生认为,小额贷款可能在短期内对企业发展有利,但后期的风险很大,担心饮鸩止渴情况的发生。麻先生说,钱借了,是要还的。所有的放贷机构都像银行一样:从来都是在晴天的时候借给企业雨伞,不会在下雨天的时候借,因为它本身是一个盈利机构,小额贷款公司也一样。
  
    在采访中记者发现,面对新政策的出台,一些企业并不知道该如何去利用,想法和做法过于简单。“这就需要政府正确引导企业,企业理性接受,评估机构对企业进行科学、合理的评估。”张晓峰建议,尤其是企业一定要综合考虑产业和自身发展状况,来决定是否应该“拿”这些钱。
  
    位于温州永嘉县的温州康亨服装公司参与发起了小额贷款公司的筹建。该公司董事长康孝祥告诉记者,永嘉的小额贷款公司名额只有一个,大家都想拿到这个项目,所以竞争非常激烈。幸运的是,康亨公司和其他9家企业成立的小额贷款公司层层闯关,目前已经报请浙江省批准。在组建的小额贷款公司中,康亨公司占了9%的股份,也是 10家企业中唯一一家服装企业。
  
    新小额贷款公司的注册资金是1亿元,但康孝祥觉得有点少。按照规定,小额贷款公司不能像银行那样,吸收存款,仅凭企业的自有资金毕竟是有限的。为办好项目,康孝祥专门聘请了具有金融工作背景的职业经理人来专事负责。在对风险的评估上,康孝祥表示,他是把公司多余的钱拿出来,即使以后出现危机,也不会对公司的经营造成影响。“我没有打算以后从中赚多少钱,只是试试看。”康孝祥说,“如果有一天发展好了,改制为农村商业银行什么的,作为原始股东,利益应该非常大。”这也许能够解释为什么众多企业热衷于牌照的争夺。
  
    与康亨服装公司不同,温州仕本服饰公司对参与小额贷款公司的筹建工作则抱着谨慎、旁观的心态,“如果搞得好,以后有机会还可以争取。”在该公司老总周爱成看来,这是一种最稳妥的做法。
  据陈琦翔透露,温州有些服装企业甚至放弃公司经营,关门停产、转手企业,腾出资金找人合作,组建小额贷款公司。  
  
    专家:政策不是救命稻草
  
    企业的生存与发展,绝对不能单纯依靠某项政策,把政策视为救命稻草,这样就像吸食鸦片一样,越吸越有瘾,越吸越有依赖性,最后结果可想而知。
 
    张晓峰举例说,前几年,企业发展遇到了土地瓶颈,于是政府兴建了大批的工业园区、开发区,提供给企业,最后虽然解决了土地紧缺问题,但还是死了一大批企业。因为企业有自身的发展规律,也有其自然正常死亡。不容忽视的一个问题是,当时,企业把外贸公司、银行拖垮的情况时有发生。“我们一定要警醒,有的企业不光是资金链问题,企业的内部管理、产品质量、研发等等都有可能是它的矛盾所在。如果试图用一个政策来挽救困境中的中小企业,似乎有点勉强。”
  
    政策是一把“双刃剑”,用好了,它就是良药;用不好,它就是“鸦片”,缓解了一时之痛,却形成恶性循环,给产业、企业带来的伤害都是致命的。行业、企业都要理性看待政府出台的政策,想办法用好。张晓峰建议,不要把政策视为救命稻草,企业要提高自身免疫力,提升企业的核心竞争力,这才是治病之本。

  新闻来源:服装时报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 纺织服装资讯网 2005-2006 沪ICP备07503963号-4 沪公网安备310107020031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