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服装新闻 流行风尚 流行时尚 美容塑身 服装品牌 时尚品牌 纺织新闻 纺织报刊 品牌服装 服装企业
纺织综合 国际资讯
企业动态 纺织数据
市场评论 纺织科技
纺织政策 纺织证券
纺织配额 纺织面料
纺纱资讯 纺织机械
家纺资讯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纺织新闻 -> 新闻内容
(深度)升值变变变 广东丝绸半年期大单不敢接
[2008-6-12]

     人民币对美元的不断升值,给严重依赖出口贸易的沿海传统型产业带来了巨大的经营压力。

  本报记者巡访沿海各省市部分传统型制造企业和工厂,深入解析、展现不断上升的汇率压力在经济个体中所造成的具体影响。

  升值变变变广东丝绸半年期大单不敢接

  李溯婉

  在目前情况下,一旦对汇率预期跟不上人民币升值的幅度就很容易亏损,该企业也曾出现过预测不准而亏本的个案。为了保住利润,一般只接两三个月内的短单

  广东外贸增幅在放缓。

  今年1~4月广东省进出口贸易总值为2073.8亿美元,增长14%,占全国进出口总值的26.2%。尽管依然保住全国外贸冠军的宝座,但增幅比全国24.4%的增幅低10个百分点。

  受人民币升值、出口退税以及加工贸易政策调整、原材料和劳动力成本攀升,以及美国次贷危机等多种因素叠加影响,广东今年纺织服装、玩具、鞋、家具等传统行业出口均放缓或下跌,其中,服装及衣着附件在1~4月份出口66.5亿美元,比去年同期下降15.1%,与去年同期31.2%的增速相比大幅回落。

  不过,深圳古勒时装有限公司的影响并不大。该企业总经理徐玉平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表示,这主要与企业经营策略有关,已提前一步向设计和品牌等高附加值的环节冲刺,自有品牌出口保证了丰厚的利润。同时,采取国内外两条腿走路,国内市场的比例占70%。

  徐玉平称,公司70%以上的订单生产外包给其他工厂,他将更多的精力投入设计和销售,尝试走与广东多数以贴牌出口为主的服装企业迥然不同的道路。当贴着国外品牌的中国制造服装订单潮水般涌向世界各地时,他说服自己要坚持抵御住数量的诱惑,贴牌生产的订单坚决不接,超过3000件的出口订单以及利润率低于25%的订单基本不接,正开始朝精耕细作的出口模式转型。

  “从事外贸出口过程中,我发现量越大的外贸订单越没利润,一些外国采购商依仗订单量大而拼命压价。现在中国不少从事出口业务的服装企业都很困难,加工型企业大约只有10%的利润,一件衣服往往只赚几毛钱,汇率一变动,就会对其造成很大影响。我们要改变这种现状。”徐玉平说。

  广东丝绸纺织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勇力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也谈到,在目前情况下,一旦对汇率预期跟不上人民币升值的幅度就很容易亏损,该企业也曾出现过预测不准而亏本的个案。为了保住利润,一般只接两三个月内的短单,超过半年的大单基本不敢接,而且企业在不断通过提高质量和设计来提价应对汇率变化,款式多、变化快逐渐替代以往大规模的批量生产。此外,该企业一直在不断优化商品结构,从1993年起就开始打造自主出口品牌,其自主品牌出口去年超过4.2亿美元,而内销品牌产品达4亿元。

  为了在激烈的行业竞争中获得可观的利润,徐玉平也是选择从加强设计和品牌方面突破。他的公司从2004年开始与意大利知名设计师合作,开创出自己的品牌。徐玉平告诉记者,不仅贸易中间商和大型零售商到中国大量下单,一些欧美中小零售商也到中国来寻找货源,海外终端零售客户给出的单价比较可观,但由于订单量很少,加上对款式、颜色要求较多,生产成本比较高,以OEM为主的企业几乎不愿意接这样的订单,但他却抓住这个为自己的服装品牌打入国际市场创造的机会。


  此外,他还通过在阿里巴巴、香港贸发局以及自己的网站平台上设置在线下单订货业务,网上交易省去中间采购商的环节,可以增加15%~20%的利润,今年来这块业务在快速增长。

  徐玉平这样的经营模式正折射出广东外贸的一个发展趋势。随着人民币持续升值以及成本优势在逐步丧失,大规模贴牌加工出口的风险在不断加大,反而是高附加值的小订单更受到广东出口企业青睐。

  在广州、深圳以及东莞这些制造成本偏高的地方,服装、鞋、家具等传统行业均出现这种趋势,一些数量大、利润低的订单在逐渐往成本相对偏低的广东两翼或中国中西部转移。

  政府也在鼓励企业朝这方面发展。自入世以来,广东外贸连续多年保持超过20%的快速增长,今年广东外贸预期目标保守预计仅为增长10%。

  相关

  东莞家具业的寒冬

  李溯婉

  一宗在去年签下的家具订单,近期才拿到货款,之前预期大约有20%~25%的毛利可赚,但结果无钱可赚反亏了近20%。

  为何出现这样的状况,东莞天基木业有限公司老板成伟伦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谈到个中原因,一般木制家具从签下订单到收到汇款需要6至9个月,而在此期间汇率变化对他这种100%出口的企业来说具有极大的杀伤力。

  “劳动力成本以及原材料价格上涨也使企业难以吃消。例如,这批家具采用木材加五金配件,仅新合金的价格已翻了一倍,油价也一路攀升到目前每桶130多美元,牵动运费以及一些相关原材料价格不断上涨,而去年出口退税下调和加工贸易政策调整也增加了出口成本。此外,东莞工人工资每年大约有20%的涨幅,很多因素叠加在一起,企业可能会因此有些措手不及。”成伟伦说。

  港商成伟伦在2003年到东莞投资成立天基木业有限公司,所生产的家具和玩具100%出口到欧美等市常刚开始两三年情况还不错,迅速发展成员工近千人、年出口额约1000万美元的规模。

  然而,在近来三年里,大约15%的平均纯利润在逐步被蚕食,已逼近零甚至一不小心就变成负数。自2005年7月汇改至今,人民币升值累计超过16%,这被成伟伦认为是影响企业出口的头号杀手,尤其是从去年下半年至今这段时间人民币升值加速,升值幅度超过7%,加上珠三角制造成本在不断快速上涨,使出口企业压力越来越大。各种成本都在上涨,唯独成品出口价格却没有明显上涨。属于劳动密集型的家具、玩具行业由于竞争比较激烈,厂家很难一下将产品价格提高到与成本上涨同步。

  在家具制造业,一直有着“中国家具看广东,广东家具看东莞”的说法。但是,这个“晴雨表”今年以来释放出来的不是利好的信息,东莞家具行业正面临前所有未的严峻考验,家具出口额在开年之初就出现了下降。据黄埔海关统计,今年1~2月,东莞市出口家具及其零件(下称“家具”)价值4.3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下同)7.1%,而去年同期增长率为47.1%,去年全年增长率为15.5%。

  “多种因素叠加影响,企业的经营越来越艰难,一些同行因为不堪承受成本压力已经倒闭或转行,我很庆幸自己的企业还能活下来,”成伟伦说,“现在,考虑到从家具订单到收款的周期比较长,我们在接单时一般通过提价5%来应对汇率变化,但客户也未必能接受我们的要求,双方会根据当时汇率以及其他实际情况来进一步协商。”

  成伟伦告诉记者,为了保住一定利润,他从去年开始已缩减生产规模,有选择地接一些技术含量以及利润偏高的订单,利润偏低、数量较大的远期订单基本都放弃,并将其东莞工厂的工人由800多人裁减一半,目前基本保持在400人左右。虽然出口额由之前约1000万美元下降至500万美元左右,但暂时可以“止血”能保住利润。

  不过,成伟伦也在担忧,假如人民币再持续升值,企业是否能撑住是个未知数。他把今年视为在东莞最后的一年观望期,希望可以凭着不断提高的品质以及设计闯过行业这次洗牌,否则将只能迁移到其他地区来降低成本或转行。

 

  新闻来源: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 纺织服装资讯网 2005-2006 沪ICP备06028258号 沪公网安备31010702003198号